院内专文

当前位置:首页 > 院内专文

2020庚子年冠状肺炎瘟疫爆发的易学风水成因详解

      今天是2020年的第一天,虽然还没立春,我们其实心里层面已经进入庚子年了,通易古今的圣贤很早就发现,每当流年一到庚子年,天灾人祸与突发事件频发,一些震惊全国与世界的重大事件也容易在这个年份发生,因此我国民间一直流传着庚子预言、庚子之灾、庚子大坎、庚子轮回的故事,在严于森看来,今年这个特殊的年份,无论国家或个人遇到不顺与坎坷的几率大增,我们必须要保持高度警惕与重视。

      上一篇文章我们专门收集了中国在庚子年所发生的各类事件。从中可以看出,大凡每个庚子年,都伴随着大灾大难或翻天覆地的历史事件。天灾人祸不期而至,到处出现死亡、灾祸甚至战争。而且这样的大灾之年,每60年一循环,前后都有着极其雷同相似的地方。下面严于森就从易学与风水及其天文方面分析这些重大事况发生的可能成因。

1、肖音土水交战,金伤肺疾。

      易理:土水相战,金母献身救儿,金衰肺伤,主呼吸系统瘟疫。

      先解庚子年,“庚”为金,主“白”色,阳金,矿石之金、刀剑之金、硬金;“子”水,藏“癸”,雨露之水,食用之水等,八字阳水风水阴水,“子”生肖为鼠;“庚”金生“子”水,生地气之鼠,庚子乃白金黑鼠,庚子年易学纳音为壁上土。《易经》云: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庚子是壁上土,厚德之土,能克子水,子水得金生,旺而不服,终至相战,两相俱伤,金木土水之克,多瘟疫、天灾甚至战乱。一方面,庚金寄申,生水庚虚,“申主大肠经络肺”,肺易受伤,庚辛金本主肺,庚一部分主大肠,也是呼吸系统先伤,当然除此之外,还要当心泌尿系统与五官听力问题,毕竟“子水连耳通膀胱”。另一方面“壁上土”为成器之土,可以护身,但金已虚弱而难护众生,今年山崩地陷、泥石流、地震、矿难等自然之灾难免。

      也许会有人说,土水之战,金可通关。严于森认为不可以,首先庚子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庚子音属另一个独立系统,更重要的是庚子系统重心在子,庚金已经先伤,土水交战不息,金要护子,无暇通关,土也无心去通,水要敌土,拼命的去盗泄庚金,直至一方倒下。两方相较,土力量强,水靠金助,母力护子,舍身救儿,最终还是金伤,水土也难善其身,故严于森认为,肺炎瘟疫完全有爆发的易学成因,那什么时候瘟疫退去?第一应期时间大致在农历三月;如果抗疫不力,第二应期时间也可能适度后延。因为水土墓在辰,辰为三月,既然水土入墓了,那这场瘟疫也就该休兵了。

2、长生十二宫理,金伤肺疾。

      庚金长生在“巳”,旺于“酉”,墓在“丑”,死在“子”,绝在“寅”。严于森再层层分析:金长生在“巳”,巳月已过,无长生之期。旺于“酉”,酉寄于辛,辛主肺,旺极必反,对应在酉,还是人体肺部受伤。墓在“丑”,丑为金之“墓库”,我们看肺炎瘟疫爆发的时间点,刚好2020年1月15日左右,对应刚好在农历“丑月”,金入“墓库”,呼吸系统岂有不伤之理,难道这是巧合吗?再继续分析,庚金死在“子”,“子”年真正到来还要等2月4日(正月十一),但“子”年气近,且瘟疫真正的高峰期与重头戏必在“子”年,庚死于“子”,难道这也是巧合吗?庚金“绝”于“寅”,“寅”对应正好是农历正月,虽未至“寅”令正月,但也近“寅”月之气,“寅”月正好是农历春节,朋友们,金绝于“寅”,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哪有这么多的巧合呢?这就是这场瘟疫爆发的第二大成因。恭请保重好你们的身体,天将降“大灾”于斯,如果命理“金”旺极或“金”受克或“金”衰弱,今年这场瘟疫或许会给你带来不确定之祸,同时这类朋友们,今年身体问题、口舌问题、破财问题可能难免。金绝于“寅”,这场轰轰烈烈的瘟疫,终于在2020年春节“寅”月前后爆发,真是天意弄人,春不是春,节不是节,国人惶惶不可终日,唯有我们团结一心,全力战胜。

3、古圣易典其理,瘟疫易发。

      本师查阅,唐《李虚中命书》记载:“庚子天云日承,乃气过孚虚之土;得重土相资,水木不刚,即享福寿;官鬼不刑,衰绝自保”。这里是说,庚子纳音土,云者,戊也,日者,戊癸火也,故天云日承;水土同宫同战,子为刃,极至反也,盛于亥衰于子,阳出阴伏;须得厚土之培,始得平安,水木不盛,则土之不散不分,而有福有寿也。严于森这里指出:因水极盛,土金均不能独善其身,则没有福寿可言,反至命短,瘟疫来了,其命凭天,各自安好。这是本师从精明的古人的易理分析得出的,这乃肺炎瘟疫爆发的第三大易学成因。

4、五星一线同轴,强磁扰地。

      我们作为一个风水师,除了要懂看山查地,还要懂得一些基本的星象知识。古代的著名风水家,很多都是星象历法大家。

      星象学理论认为:影响地球环境的有三条生命线,一是木日“火”线,二是土日“土”线,三是银日“金”线,且第三条“金”线能量更猛,当这三条线在宇宙相叠,就出现“三线五星同轴”,对地球影响甚烈。

      我们认为,庚子年的各种灾难,与地球、银河与太阳系其它成员所运行的位置组合能量密切相关。众所周知,地球绕太阳公转,太阳又绕银河公转;当地球运行到太阳和银河中心之间,三点成一线时,此时正好“三星同轴”,这种特殊同轴关系会引发了3个空间曲面,犹如三个发射信号的大圆锅盖,从而形成一个特殊的能量发射共振场,会产生相当于数以亿万计的射线和能量波双面包裹地球,引发磁场强烈的相扰景象,自然地会催生地球上人事物的各种不寻常反应。

      同时还更厉害的是,土星和木星也介入过来,土星和木星是太阳系两颗体积最大星球,他们也正好运行至三星同轴线上,从而形成“五星一线”的天象奇观,由此,原本“三星同轴”实际就成了“五星同轴”,其运行周期正是每六十年一轮回,本次六十年一遇,正是2020年庚子年,地球受到数星同扰的破坏力最强,故很容易发生天灾人祸,比如这次中国的肺疫,或美国的强流感等,这就是大家所说的“庚子轮回”。(注:“三星同轴”与“五星同轴”是严于森命名)

      21世纪的首个庚子年就是2020年,由于地球自转且公转,每2000年北极星会发生变化,被称之为“岁差”现象。2020年“岁差”刚好与庚子年并行,这就相当于双重变化能量多次叠加,地球问题就会必然增多。此时地球距离银河最近,银日金气与土木星气共同作用于庚子年,地球此时正是“金水”主事,从而引动了地球“金”气振动爆发,并与太空强大的宇宙射线交互相扰,地球的气运就会剧烈震荡,金主肺或刀剑,肺疾瘟疫或战乱等也就有了爆发的第四大星象成因。

      人生活在地球,人也自然会受到宇宙地球能量的影响,这种影响就体现在我们的运程上,今年庚子年大量“银日木土”多星综合射线能量达到地球,将影响到很多人的运势。今年凡是属“鼠”、属“马”、属“羊”、属“兔”、属“狗”、属“龙牛鸡”(轻)等犯太岁,或者今年八字犯“冲”,尤其“年”冲月“冲”或“时”冲者,或者五黄二黑到门、床、桌、厨等,相比于以往,今年你们将承受复合多倍的干扰,你们鼠年运势会有一个不小的起伏,需要请太岁福包化解或请风水师在居家或企业空间上做综合调整。

5、庚子坎卦主事,时运反复。

      2020年庚子年,对应八卦为“坎”卦;对应方位,坎卦在北方,纳音为“壁上土”,土水之战始于土,土对应的方位在“中央”,大家可以看看地图,“武汉”是不是大致在中国“正中”?难道这所有的都是巧合?严于森再来解卦:坎形,古水字。埳,异体字。一阳陷于二阴之中,曰坎☵。其气内实外虚,其象内圆外方,其体内刚外柔,其性陷,其情暗,其用润,其气降,其位下,其势通。水性润下,泽被万物,永不回头,故存险陷、润泽、曲折、艰难、不悔、隐伏、柔弱,污秽、淫乱、智慧、卑鄙、狠毒、拙劣、囧迫、困顿、恐惧、低贱、辛劳、冰冷,无常、痛苦、阴暗、焦躁、孤独、亲切,不争、丑陋等等。从上大家可以看出,坎卦的易象有不少负面能量。再从拆字角度看,坎,土欠难安,坎坷。那么有人会问,凡是遇到“坎”卦都不吉吗?那可不是,首先解卦,要看关注何事?什么时间?在哪里?哪些人相关?不是一见坎卦就一定不好。当2020庚子年到来,地球受宇宙干扰能量强烈影响时,“坎”卦的负能量也就表现的越强烈,作为国运家运,也可能波折更大。所以大凡60年一遇的庚子年,国家都难免发生一些天灾与重大事件。这是肺炎瘟疫爆发的第五大卦理成因。

6、地母经之预言,国人多灾。

      现在大家看到的《地母经》,是许钦彬编著整理的,每一年一个预言,60年共60篇预言。2020年《地母经》原文摘录如下。

诗曰︰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频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头年,高低多偏颇。

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大家从《地母经》可以看到里面的“暴卒”,就是横死暴亡;“劫夺”可以理解为国家经济不景气,企业经营困难;“墓田”指坟墓多,当然是死人多;从这里也可看出,庚子年国运与人运,反复是非灾难多,这就是所谓的“庚子预言”。《地母经》原本来是预示农牧业方面的古典,作者至今不详,且原文用词语义不工,后经许钦彬整理成现在的版本。

      另外,在《枕中记》中,也有关于庚子年的不吉预言,原文“庚子疾病广,虎狼满山川”,“天降瘟疫,地起狼烟”等预言。实际上就是说庚子年很容易遭瘟疫,起战乱。严于森认为:历史往往可能相似性轮回重演。

7、连山易值符论,庚子大坎。

      中国古有三易,一是《连山易》、二是《归藏易》、三是《周易》。前两者大多流传甚少。2020年是庚子年,在《连山易》中,有一个十二值符理论,今年属于“破碎符”,这是一个非常凶险的值符,民间由此把庚子年称之为“庚子大坎”,也就是“庚子大难”之义;暗示运程坎坷。由此可见,今年将注定是一个坎坷不少的年份。

8、野生蝙蝠带毒,肺疫之源。

      这几天陆续有结果出来,野生蝙蝠可能就是肺疫的罪魁祸首,当然逐渐可能还有其他源头。我们可以查阅“蝙蝠”,别称:天鼠、挂鼠、天蝠、老鼠皮翼、飞鼠、燕别故、蜜符、盐老鼠等等。那么这次瘟疫,也可以变相的说,就是一场“鼠患”。我们回头再看今年的年份,2020“庚子”年,不正是“鼠”年吗?这可是千真万确,不是传说,难道这也是巧合吗?鼠疫,是一个能够引起全球骇人听闻、谈之色变的名词,它是一种古老的传染病,曾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三次大流行,造成的死亡总数接近1.7亿人。我的国,但愿天佑中华,希望我们早日战胜灾难瘟疫,早日还我民众健康!

9、玄空风水之释,瘟疫亦然。

      玄空风水是大派风水,从八运地盘图,可以看出,艮居中央,属土,并与2019流年飞星图重合,五黄在东南,二黑在西南。五黄二黑是病毒,是属土行,五行在中,内因开始源于武汉中部,然后是东北或西南县市,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疫情播报。2020年飞星图,五黄在东,二黑在南,疫情有向南向东扩散的趋势,庚子年居北,北方也可能成重灾区。所以大家除了不去疫情中心武汉外,还要尽量不要往北、往东、往南(西南重庆)的方向去,因为这是病毒的扩散的路径,对比此时的疫情图,可以看出,传播路径与易学分析结论基本相同。当然,病毒无眼,已经爆发后,可能不再完全遵循上面风水分析的扩散路径。如果我们用星盘图排出中国的国家风水,也可以看出大凡庚子年国家小家均欠太平(分析略)

      严于森继续深入分解,我们从外因分析,再回头看庚子年,子为太岁,年中天子,土为病毒,土克水,水土互为敌人,土是可以通过“庚”金传递“负能量”过来,“庚”在“西方”,病毒可能是经外域“西方”传播过来,这里注意,传播病毒,不等于“通关,“通关”是能量的不断输送,化解克性,这种传播只需一次就够引起大乱,不可能也不需要天天传播。不排除域外西方国家别有用心地把“病毒”带给中国的可能!再从各个庚子历史事件看,也大多是西方国家发难,侵我中华!

10、国人众志成城,瘟疫终灭。

      有人问,这场灾难要什么时候才能休?能不能躲过这次“浩劫”?严于森依然从易理分析:

      ①这里再重复一遍:第一应期时间大致在农历三月;如果抗疫不力,第二应期时间也可能适度后延。为何?因为水土墓在辰,辰在三月,既然水土入墓了,那这场瘟疫也就该休兵了。

      ②有关方面可能高度重视传统文化,并把易经风水知识不自觉地运用在抗击瘟疫的实践中。从八卦看:第一、武汉紧急建立了两座应急医院分别取名火神山和雷神山,国家又请钟南山坐镇指挥抗击疫情,三山汇聚,山在八卦为“艮”卦,“艮”卦卦象,高山仰“止”,到顶也就到头了,“瘟疫”就要被“止”住了。第二、三字为鼎,三山鼎立,同屹国中,寓意稳如泰山,坚若磐石,直镇瘟疫,百邪难侵。第三、从五行看,取名“火神”是道教的神仙,属“火”,“雷神”为雷电也为“火”,“雷”在道家有“雷神”,也有“雷法”,是一个强力驱邪方术,再者“雷”又是“震”卦为“木”,“雷神”生“火神”则“木火通明”,寓意是用“火”“雷”之火力来克制瘟疫,增加人体阳气,使肺疫得以被克制。第四、从易学方位看,南方属火,火生山土,土再生金,“金”主肺,使肺疫得以痊愈,所以在南方广州找到“钟南山”,来抑制疫情。由此可见代表“天”的“雷神山”、代表“地”的“火神山”、代表“人”的“钟南山”,可助国家抗击“肺疫”,得“天时地利人和”,必将所向披靡。再看“火神山”医院这个log,实际就是先天八卦与两个葫芦和两把火组成,其含义不言而喻。

      ③庚子年,金白水清,金水“太岁”能量强大,完全可以战胜病毒。

      ④子年行卦于“坎”,“坎”卦中满,外虽虚空,内却夯实,自身坚固,外侮奈何?

      ⑤风水60年元运正大旺东方,中国国运如日东升,国家实力今非昔比,这点小插曲算不上什么,黑暗的尽头就是黎明!寒冬之后,春光依然灿烂。每一次庚子之难,我们不一样挺过来了?2020年依然曙光在前!(严于森发表于2020年1月25日,严老师其人详情请点击这里!)请你点击阅读相关文章《关于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之新解》


友情链接